“你终于礼貌地消失在我朋友圈”

过年放假前两天,我妈突然打电话过来让我把回家的票退了,说南京的表哥正好开车回去,让我搭他的顺风车。

我说还是别麻烦表哥了吧,接我还得绕路。

结果她一脸诧异地说这有什么的,都是一家人,搭他的车省得到时候还要转车。

我和我妈在这么一件小事上截然不同的态度突然让我意识到,在他们那代人眼里,找人帮忙远远算不上是一种“麻烦”。

但好像到了我们这一代,“给您添麻烦了”成了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不随便麻烦别人”成了与人交往的普遍共识。

怕麻烦别人其实也是脸皮薄的一种体现

我小的时候,邻里都住在一个巷子里,人们是乐意彼此麻烦的。

就像韩剧《请回答1988》里,善宇家的煤炭用完了就去正焕家借,德善也经常跑去正焕家蹭饭一样,邻里之间互相帮忙接送和照看孩子是常有的事儿。

那时候,人们之间彼此麻烦并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而现在,哪怕对方还没觉得被困扰到呢,我们可能都要抱歉个不停了。

记得有一次下班打了拼车,司机载着另外一位乘客在我公司楼下等我。

那会正好是下班高峰期,电梯等了一趟又一趟,始终挤不进去。

司机还没打电话催我,我自己心里倒先开始过意不去了,怕给司机和别的乘客添麻烦就让司机开车先走了。

结果重新打车,又排了十几分钟。

我当然知道,怕麻烦别人其实也是脸皮薄的一种体现,害怕让人厌烦、害怕被人拒绝、害怕产生人情上的亏欠。

但实际上,“麻烦”带来的亏欠本身其实也意味着建立亲密联结的可能。

心理学上有个社交建议是说,想和某个刚认识的人交朋友的小窍门是主动找对方帮忙,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可能成了有史以来最孤独焦虑的一代人

B站up主@老蒋巨靠谱在一期视频里提到,因为人们变得不再乐意彼此麻烦了,于是我们可能成了有史以来最孤独焦虑的一代人。

对此,我深有体会。

过去与人合租的时候,一间房子里有三四个房间,大家很少在公共区域碰面和交谈。

有时候站在客厅里,会听到每个房间里都很热闹。

有人玩游戏、有人打视频、还有人举办小型聚会,这种热闹彼此之间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我们之间的距离仅仅隔着一堵墙,但我们对彼此一无所知。

我们互相之间都很礼貌,但关系也仅仅停留在客气这一层,以至于某一天某个房间搬空了都不会有人察觉。

我们不停地向孤独宣战,转身又一头扎进钢筋水泥搭建出来的逼仄空间里,从各种便捷的现代化工具中寻求新的慰藉。

可见,“不愿意麻烦别人”的心态的转变其实也是社会发展的产物。

因为我们总能找到各种自助完成很多事情的辅助工具。

比如,就算我们与合租室友之间不交流,但窝在房间里和朋友线上聊天也能满足自我分享和表达的欲望。

我们习惯自助式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孤独

在对话节目《十三邀》的一期采访里,社会人类学教授项飙提到了一个概念叫“附近的消失”。

他说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附近,也就是过去人与人彼此连接的关系网络,正在逐渐消失。

比如外卖软件的出现,让我们省去了去线下餐厅点餐排队的步骤。

给我们带来便捷的同时,也让我们失去很多人与人之间本可以产生互动和建立关系的机会。

在那期节目里,许知远分享了一个令他意外的社会现象。

他说,我们以为社会会朝着一种越来越个人主义、更依赖于自己努力的方式来运转,但没想到,过去几年,却发生了剧烈的回潮。

比如,对他们那一代人而言,靠自己谈到对象是很普遍的事情。

而现在的年轻一代,似乎又变得需要父母来帮他们决定婚姻了。

其中有提到,这主要是因为他们那一代有自信在“附近”构造出爱来,而现在的社会,好像失去了这样的途径。

在电影《重庆森林》里,警察663因为经常光顾快餐店,才有了他和店员阿菲后续的交集。

但这种交集发生在外卖时代的可能性显然少了很多。

看到这里,或许你已经发现了,这篇文章里“不愿意彼此麻烦”的心理转变不止是一个情感话题,更多是放在更宏大的社会语境下去讨论的。

因为很多社会变化,我们失去了很多原本可以与人建立联结的机会。

在各种现代化工具的辅助下,我们更习惯自助式的生活,也因此变得越来越孤独。

虽然作为个体,我们无法左右社会发展的潮水,但或许我们可以试着在“麻烦别人”这件小事上多一点人情味的尝试和接纳。

参考:

  1. 温血动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