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性格是固定不变的吗?


什么是非认知能力?


与性格有关的一个学术概念是“非认知能力”。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经济学家Heckman提出基于能力的新人力资本理论,将能力区分为认知能力与非认知能力。非认知能力,是相对认知能力提出的,也即所有与认知能力无关的个体特质,如社会交往能力,特定的人格和个性特征、动机和志向,甚至是“情商”、“软实力”等都可以纳入非认知能力的范畴。

众多研究发现了非认知能力对劳动者收入回报、创业等的正向作用。作为重要的非认知能力,人格特质不仅作用于自身的人力资本积累,而且能够显著影响教育程度、技能状况等认知能力投资的边际收益。

21世纪初, 美国人口调查局和教育部合作开展了对3 000位雇主的调查, 发现雇主在招聘时, 最重视的两个方面是雇员的态度和沟通能力(Arrow等, 2000)。同期,英国的一项调查也发现,负责招聘的人事主管对员工的态度、动机和人格特征的关注比例达62%, 远高于他们对员工技能特征的关注比例, 后者仅为43% (Green等, 1998)。可见非认知能力愈来愈受到社会和市场的重视。

那么我们普通人一生所经历的人生重大事件,比如结婚、生子、升职、退休、跳槽、搬家、分手、丧偶(子)、财务危机、亲人去世、好友去世…会对我们的性格会有何影响?男人和女人受到的影响是否会有所不同?接下来,我们就带领各位严八粉丝来探索这项有趣的研究。

如何测量非认知能力?


心理学家主要用大五人格(“Big Five”)和控制源(“locus of control”)来测度非认知能力。大五人格量表(NEO-FFI)测量被试的人格特质及其五个维度,包括外向性、开放性、宜人性、尽责性、情绪稳定性等五个方面;控制源主要分为内控与外控,前者指把责任归于个体的一些内在原因(如能力,努力程度等),后者则是指把责任或原因归于个体自身以外的因素(如环境因素,运气等)。

这项研究对于性格稳定性的认识形成了挑战。心理学家对人格特征是否是稳定的有着持续的争论,Cobb-Clark 与 Schurer等学者基于澳大利亚的纵向研究数据发现,大五人格特征对于黄金时期的成年人来说是稳定的,并且个体内部的变化通常与消极生活事件无关。

一些学者也用截面数据对非认知能力与社会经济后果的关系进行了研究,并认为非认知能力是在生命早期就已经形成,但是截面数据只能反映当前非认知能力的情况,且将非认知能力视为一个固定的不变水平,但是生命中发生的任何重要事件均可能导致非认知能力的变化,因此传统的研究得出的结论不一定正确,而要弥补这样的缺陷我们需要对样本进行长期的追踪调查,以观察样本非认知能力的一个变化过程。

那么非认知能力到底是固定的还是会因生命中的一些重大事件而发生变化呢?如果把非认知能力视为稳定的特质来估计其社会经济后果会产生什么样的偏差?Steven 与 Malathi 两位学者为我们做出了解答。

作者采用了澳大利亚具有全国代表性的家庭、收入和劳动力纵向动态调查(The Household, Income and Labour Dynamics in Australia,HILDA)数据,该调查开始于2001年,并且之后每年进行追踪调查。作者主要采用了2002年至2017年的16波追踪数据,他们首先将目标人口定义为年龄在25~64岁之间的非土著居民或托雷斯海峡岛居民。

由于自己完成的个人问卷(Self-Completion Questionnaire, SCQ)包含了一系列考察受访者生活事件的问题,并且可以用来计算非认知能力,因此主要基于个人问卷进一步研究。“大五人格”从上述五个维度进行测量;控制源以SCQ中的7个问题进行测度,包括:

  • 我几乎无法控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 有些问题我真的没有办法解决;
  • 我几乎没有办法改变我生活中的许多重要事情;
  • 在处理生活中的问题时,我常常感到无助;
  • 有时我感到我在生活中被人推来推去;
  • 未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大多取决于我;
  • 我可以做任何我真正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

受访者需要对每个说法进行1~7的打分,数字越高表示越同意。同时,作者也基于Goldberg(1992)和Saucier(1994)提出的方法,使用一个包含36个问题的人格问卷来测量大五人格特征,受访者同样需要对每个说法进行1~7的打分。

重大事件如何影响个人性格?


首先,哪些人生的重大冲击会影响个人性格呢?作者首先研究了人生中的18个事件对人格特质的影响,这些事件包括夫妻分居、被解雇、财务危机、个人严重受伤、家庭成员严重受伤、配偶或孩子死亡、亲戚或者家庭成员死亡、好朋友死亡、成为暴力犯罪的受害者、成为财务犯罪的受害者、家庭成员入狱、升职、财务得到极大改善、结婚、生育或者流产、退休、转行、搬家。他们发现超过四分之一的生命事件对个人性格特质会有重要影响,尤其是对心理控制源的影响较大。

那么这些人生大事对性格的冲击到底有多大?持续性如何?作者接下来重点关注四个重要事件(夫妻分居、财务问题、退休和经历一场严重的疾病或受伤)对人格的短期和中期影响。研究发现:特定事件对某些性格特质具有持久的影响。

那么这些持续影响有什么性别上的差异吗?我们的传统文化通常鼓励“劝和不劝分”,与我们的传统观念不太一样,他们发现在痛苦婚姻中挣扎的男人和女人分手以后非认知能力都有积极的变化。分手后的男人更随和、更开放,这种影响在分手后至少会持续2~3年,女性也会在分开之后2~3年内变得更加随和,并且对女性情感稳定性有积极的影响。

可见与其在质量较差的婚姻里面挣扎,还不如潇洒放手,重新找回自己,就如热播剧《三十而已》中的钟晓芹和顾佳,在离婚之后也活出了自己的色彩。

经历严重的财务危机会让人更外控化,但很明显男性收到的影响和冲击更大,这一事件还对男性的责任心产生了长期的负面影响,可见在应对财务危机时,男性通常是家庭经济收入的来源,因此财务受挫导致其责任心也下降。

休也会造成男性更加外控且宜人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而女性在退休后不会经历任何长期的性格变化。性别的差异决定了性别分工的不同,如“男主外,女主内”的分工,因此为了养家糊口,男性长期关注工作晋升与工资增长,但是退休之后,男性可能突然失去了工作重心,所以对其冲击较大。

在经历个人生病或受伤事件后,相比于男性只发生短期变化,而女性则会经历持续的外控化。从上述四个事件可见,与工作、经济收入相关的生命事件对男性性格的影响均大于女性,而与生活、情感等相关的事件对女性的影响更大,也可以看出女性更为感性,而男性更为理性。同时,这一发现意味着如果将人格特质视为稳定的,得到的研究结论可能会是有偏差的。

特定的事件对男女性性格特质的短期和长期影响

为了说明这种可能性,作者接下来估计当人格特质被视为固定的,也即不允许随时间变化时,人格特质与收入之间的关系。作者尝试控制个体固定效应以求得到一个无偏的结果,研究发现:对于男性来说,只有心理控制源对其收入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但这种影响也是极小的;对于女性来说,只有开放性对收入有显著而微小的正向影响,但固定效应的估计结果也只是一个下限。

上述研究也告诉我们,一个人的性格特质并非一成不变的,是会随着经历生命中的重要事件而发生变化,因此性格特质对个体社会经济地位的影响也非固定不变的,作者的研究也发现如果将性格特质作为固定的且控制住个体所有可观测与不可观测的特质的影响后,非认知能力对收入的影响其实是微乎其微的,这也从一个侧面表明了之前的文献可能夸大了性格特质在决定劳动力市场结果和个体社会经济后果中的重要性。

参考
  1. 郝立,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