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企创始人立铜像成风,为什么就不怕人设崩塌 ?

前年夏天,我的私董会小组在日本东京开会,难得来一趟,顺便就组织大家去几家日本的中小企业访问交流,看看普通日本企业是如何经营的。

我们访问的第一站是前泽工业株式会社,这是一家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1937年创立,经营了80年,位于东京北面的埼玉县,主业是生产铸造给水阀门,员工670名,年销售额换算成人民币约12亿元。

在副社长宫川先生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前泽工业的生产现场。

铸造业的现场一般给人的印象是傻大笨粗、又热又脏,但这里不仅管理井井有条,5S工作到位,空间和设备的利用率也非常高。

看完车间,大家来到办公楼前的小花园合影留念,花园中间立着公司创始人前泽庆治先生的半身铜像。

据宫川先生介绍,前泽家族已完全退出了公司的管理,在公司持有的股份比例也非常少;至于前泽先生本人,因为已经过世多年,现在公司见过他的人并不多,他对于公司而言,像是公司的“天皇”,只是一种精神象征。

前泽先生的经营理念是:首先要有眼光,要看到行业的发展趋势;其次是要有运气,还要会计划,运气固然重要,但好运气与精心的计划是分不开的。

参观日本企业就是这样,看到、听到的一切,没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东西,让人会有一种“就这么简单”的感觉,但他们的经营之道,恰恰是把简单的事情做彻底。

在回程的中巴车上,大家围绕前泽先生的铜像,展开了一番讨论。

之前参观其他的日本企业,我们也看到过创始人的铜像。比如去松下公司,就有松下幸之助先生的铜像;去花王公司,就有长濑富郎先生的铜像。

似乎这些全球知名的大企业,为创始人立个铜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一家和我们组员规模差不多的企业,居然也为他们的创始人立了铜像,这就让“立铜像”这件事,从遥不可及变得触手可及。

立一尊铜像本身很简单,但为企业创始人立铜像这件事,却非常不简单,因为,铜像好立不好留。

首先,不能在企业创始人还在世的时候立铜像,这就意味着企业的创始人死了,企业还得好好活着。按现代人平均寿命80岁算的话,如果在30岁创立的企业,至少要有50年以上的经营历史,才能为创始人立铜像。

现在的中国企业家,有多少能确保企业可以持续经营50年以上的?

其次,铜像立下后,还要保得住,而不是某天被卖进废品回收站。也就是说,企业必须在其创始人去世以后,依然可以有较好的发展,甚至是永续经营下去。

日本是全世界百年企业数量最多的国家。据日本帝国数据银行2019年10月的一份统计报告显示,日本寿命100年以上的企业有33076家,占全球百年企业的41.3%;寿命达200年以上的企业有1340家,占全球两百年企业的65%。

所谓百年企业,其实是在创始人“百年以后”,依然可以健康发展的企业。为创始人立铜像的意义,在于检验企业失去了创始人之后,是蒸蒸日上,还是江河日下。


中国的企业家大部分年富力强,暂时不用考虑这个问题,但是,如果希望把自己的企业做成百年企业,就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

曾经有位朋友和我探讨企业生命周期的问题,他问我:“都说企业有生命周期,那么可口可乐已经创立130多年了,它现在处于什么期?”当时我还年轻,草率地回答说:“成熟期。”这位朋友又问:“企业经营多少年才到成熟期?”我答不上来。

现在我知道,企业的生命周期和经营了多少年没有必然联系,我见过只经营了十来年的老气横秋的企业,也见过充满活力、不断创新的百年企业,企业没有长命百岁,只有生生不息。

大部分企业的生命很短暂。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美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不到7年,大企业平均寿命不足40年。而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2.5年,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仅7~8年。

有些企业的生命却可以很长。日本千年以上的企业就有7家,而在2019年《财富》杂志世界500强榜单中,也有不少百年企业,其中不乏我们熟悉的品牌,如杜邦、宝洁、雅培、百事、通用汽车、3M、通用电气、固特异轮胎等等。

这些企业大多数成立于19世纪,其中历史最悠久的是1802年创立的杜邦公司,这家已经218年高龄的企业,2019年依然在世界500强中排名第100位,且极具创新能力。这样的企业,值得为创始人留下铜像。

企业家如果希望让企业的寿命远超自己,就必须思考一些严肃的问题。
  • 在自己完全无法参与的情况下,保证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因素是什么?
  •  如何确保在自己的生命结束之后,企业还有生生不息的活力?
  • 企业家在有生之年,最重要的工作又是什么?

想明白这些问题,才有可能把企业带到一个新的高度。

1998年,华为的营业额刚过10亿美元,任正非就认识到,要淡化企业家对企业的直接控制,让企业家的更替与生命终结,与企业的命运相分离。他说:“长江就是最好的无为而治,不管你管不管它,都不废江河万古流。”

要达到这个境界,企业创始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打造一个不依赖任何人、任何资源,却又能不断创新、让企业保持活力的系统,当这个系统建成了,企业家才能安心地把铜像矗在那儿。

评论